行业简报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- 行业简报
2019年第四期行业简报(怀念李斌)

发布时间:2019-03-25  阅读次数: 239


平凡中包孕伟大,朴实间天成不朽

编者按:上海液压气动密封行业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、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、中国工人阶级杰出代表、新时代知识工人的楷模、著名全国劳模、上海市总工会兼职副主席、上海电气液压气动有限公司总工艺师、上海液压泵厂数控工段长李斌同志因病医治无效,于2019年2月21日上午在上海市徐汇区中心医院不幸去世,享年58岁。现将协会理事原上海液压泵厂厂长俞云飞在李斌弥留之际写的“怀念李斌”文章转发大家,以表我们对大国工匠李斌的哀悼:精神永驻,一路走好!

怀 念 李 斌

  每年春节,李斌都会到我家来做客。李斌很重感情,我夫人劝他,你工作很忙不用每年来了,打个电话就可以了,李斌笑笑:“俞厂长我是不会忘记的”。二十多年了,年年如此,从没间断过。然而,2019年春节,李斌病了,病得很重,不能来看我了,我感到难过、悲伤。我与李斌情深,每每回想起与李斌相处的日子,历历在目,永远难忘。

  李斌忠厚实在,聪明能干。

  我在工厂工作期间,只要有时间就会到李斌工作的机床边了解情况,常常会与李斌探讨和商议技术攻关问题。同事们都说,平时李斌话不多,但是和我相处时好像话就多了。记得李斌对我说:进口的五轴联动加工中心派上了大用场,现在国内进口有两台,就是会发现有撞机现象,外地军工厂使用的另一台因为撞机,请外商修理花了几十万了,好像没有根本解决,我们是靠事先判断,眼疾手快才没撞机。李斌也告诉我,已找到了机床的问题,是金属屑造成光电控制失灵,需要隔离板阻断切削液就可已解决了。我马上要求冷作车间,为这台机床装上了隔离板,解决了机床的设计缺陷。事后,李斌又告诉我,外国厂商非常感谢他对机床设计改进的建议,再也没有出现类似的问题了。

  有一次进口机床验收,外商工程师在最后加工环节屡试不成功,期限临近,急得团团转。李斌主动一起帮忙找原因,告诉外商工程师要改进时,对方还带着疑惑,当场调试成功后,竟然会激动得语无伦次、反反复复地表示感谢,许久松不开紧握的手。李斌告诉我其中的技术原因,他发现外商选用的刀具不对,尽管XYZ坐标显示的质点运动轨迹是对的,但刀具切削的轨迹是轮廓包络线,改进一下刀具就解决了。

  在一次国家重大军工产品试制过程中,现有机床难以实现复杂关键件的交叉定位加工,工艺工程师一时无法解决,我请李斌参与。李斌集自己的知识经验和技能功底,巧妙地借用了工件耳环孔作为加工定位轴孔,顺利地解决了这一技术难题。

  李斌告诉我,一台卧式加工中心原始数据掉了无法开动,制造商要价数万才能解决,我还是让他找制造商处理。第二天,李斌很高兴地说,他自己摸索寻找,已经恢复数据正常工作了。

  在李斌的工作现场,工友告诉我,李斌用一根铜细杆折叠成型固定在刀架上同步移动,代替机床上未装的(价值数万)机械手,解决了铜套完工切割时掉落敲击的质量问题;工友还告诉我,因为工件材料极硬或极韧且不均匀,粗大的钻头断了,李斌在市里开会电话指导他磨削刀具,还是不行,第二天一早,工友发现李斌当夜已经回厂磨削好了,能够正常使用了。如此等等,不胜枚举。

  李斌还讲给我听,他与公举东很讲得来,有许多共同感;杨怀远等老劳模会称赞他在许多公开活动中照顾老劳模,很谦虚而不是抢在前面显示自己。李斌言辞不多,平时发言讲话很轻,会显出他忠厚诚实的一面。但也如同当时任上海团市委书记薛潮对我所讲的:实际上李斌是很“内秀的”,悟性很高,不仅在工作上,这次在北京为了要在人民大会堂发言,请话剧演员专门培训了普通话发音和音量,团中央有人告诉薛潮书记说李斌发音的进步是最快的。

  液压产品制造难度很高,特别是零件加工形状精度要达到头发丝直径的三十分之一以内,相互位置精度要达到头发丝直径的三分之一以内。由于高速、高压、高温和高低压快速转换靠液膜平衡密封的特性,关键零件结构极其复杂,而且构件摩擦副的材料接触比压很高,对加工材料有极强的机械性能要求,尤其是重复精度更是难上加难。李斌与我谈起他解决这些难题时,好像很轻松,其实李斌是付出了大量的辛勤劳动的。李斌在工人岗位上,脚踏实地数十年如一日,以过人的聪明才智,超人的技术能力,为工厂和行业不断攻坚克难、创新发展作出了极其重大的贡献。

  李斌精神高尚,事迹感人。

  在首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(工人、农民、士兵、教师、科技共5名)评选中,共青团中央青工部长赵勇对我讲:当我和吴焰部长在厂区大道上,无意中听到一位老工人在与同行工人们说,我们不选李斌还能选谁?这就说明李斌有广大的工人群众基础,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,原先上海同时有公举东(好八连大学生士兵)和李斌,优秀工人中同时还有湖北(二汽)一位同样是候选人中推选,团中央很重视,同时派了青工部和组织部两个部长来上海是很少见的,从李斌的事迹来看,你们的介绍是有说服力的,李斌是应该推选出来的。

  1998年12月我陪同李斌出席,由民航、轻工、建材、石油、人民银行、船舶、地矿、机械、建设、航天等10个行业评选出的1998年度中华技能大奖(10名)和全国技术能手(102名))表彰座谈会,李斌作为“中华技能大奖”获得者代表全体获奖者,作了大会发言。会后,林用三副部长听了很感动,特意留下来单独与李斌合影,旁边工作人员悄悄告诉我,林部长感冒还发着烧呢。回到上海,李斌坚决要捐出奖金给工厂,他对我说,去年颁奖会上团中央赵勇部长对李斌讲:像你这样的优秀青年全国还会有许多,但是你有工人群众基础,有组织和工厂领导这么好的关心和培养,不要忘记他们。所以,我要有行动来表示。

  解放日报李蓉记者,为了在头版位置抢先刊登长篇报道,连夜为主编写好了短评,保证了第二天见报。李蓉记者笑着对我讲,办公室的同事开玩笑说,你那么起劲写李斌的报道文章,是不是兄妹俩啊?她说,我只是为李斌感动,太不容易了,不到工厂,我就没有这种感受。

  劳动报张路记者从2017年起,二十多年坚持采访报道李斌事迹,无数次在数控机床边与李斌交谈,“一次次心灵交流,也建立了20多年的深厚友谊”,深为“这样的李斌,一直这样,淡定的笑容,谦和的姿态,暗藏的力量。”所感动,所书写。

  李斌是在业余时间读完大学专科和本科专业,也在业余时间去交通大学和长宁科技站等学校进修电脑和数控理论。李斌为了不占用工作时间,对我讲,希望提早上班,下班打卡后,再赶去读书。我要他正常提前下班不用打卡,或者派车送他,李斌坚决不同意,坚持下班后骑车十多公里到市中心学校去上课。央视经济半小时孙越记者,为此跟踪拍摄了李斌骑车上学的过程。李斌与我谈到,有一次学习后很晚骑车回家,半道上交警检查看了他半天,原来骑车的你是李斌啊,前几天我们还在学习你呢。

  李斌为了住得离工厂近些,厂里有事可以随时赶到,就劝说夫人放弃她单位附近的近市中心的盛大花园,而选到市区边缘的上中西路的房子,结果李斌夫人上班离单位十多公里,李斌到厂2公里,工厂有事他就随时赶到车间现场。李斌班组工友告诉我,李斌经常半夜会到车间解决技术问题,和她们一起干到凌晨一、二点钟,还告诉大家有事不要拖,随时叫我,我住得近,半夜也不要紧的。直到现在,李斌夫人很实在地对我说,“盛大花园比现在住的房子要好得多了,但是我爸爸支持李斌,我想也是支持李斌的工作嘛。”

  李斌很会做菜,也会栽花。春节到我家做客时,会很有心得地讲做菜的经验,也会谈到水仙花等花卉的养护。即使这样,李斌常常会顾不了家的。一次春节前,家里大鱼缸爆裂了,满地是水,柚木素地板白花花的,李斌忙着厂里加班顾不上打扫。那时,我已经离开工厂了,就和我夫人,又叫上了我自己小区的一位清洁工,带上工具去李斌家帮忙清洁和打蜡。李斌夫人笑着对我讲,李斌在厂里技术搞得定,在家打蜡也不搬家具,直接涂上就用机器抛光,地板蜡飞得到处都是,就是搞不定,停工。我知道,李斌的心思在工作,在厂里,只想把产品技术上的难题先解决了,所以顾不上在家做家务了。

  记得1997年4月,在上海市创业者风采第八场宣传李斌事迹报告会上我讲的一句话:“有一个李斌,我厂就可以起步了;有两个李斌,我厂长的腰杆就硬了;有十个李斌,那我们上海液压泵厂肯定会腾飞。”这句话,是对李斌事迹的赞誉,在央视、上视等大多新闻媒体被转述和宣传,李斌的先锋模范作用,得到了广泛的社会认同。

 

  回想起来,我要谈李斌的事情是点点滴滴、桩桩件件、绵绵不绝的。因为有一种浓浓的感情在里面,恒久不能忘记的往事时时萦绕,充满着我对李斌无尽的怀念。

 

上海液压气动密封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

地址:上海市莘朱路2188号    电话:021-64551699

中华企业视窗 提供技术支持